•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二胡阿姨”成网红00后拜师学评书

  什么是艺术?有人说,艺是手艺,是文化的内核;而术,是打开市场的技巧与思路。文化新国潮的发展,要有人教、有人学;有人继承,有人去开创新市场。在这场时代浪潮中,是什么促成了传统文化和艺术的兴起?从日渐冷清到再度走红,身处其中的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刘德驻,湖南省唯一一位全职评书先生,师从湖南著名相声、快板表演艺术家芦克宁。

  定场诗一念、醒木一拍、金嗓一开,随着说书先生娓娓道来的声音,一场金戈铁马的厮杀征战即刻映入看客眼帘。

  从企业内训师到大胆辞职研习单口相声,从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到高朋满座,今年34岁的评书先生刘德驻来自湘潭,有着独属于湖南人的那份“恰得苦、霸得蛮”的狠劲,在坚持北派相声及评书的11年里,他在失败中不断前进着。他说:“在湖南如果评书养活不了我,那我就养活评书呗。”

  碧绿的茶叶在白瓷碗中起舞、看客散坐在实木围椅上,台上,身着大褂的刘德驻有声有色地说着,一柄折扇在手中变化无穷,时而为刀,时而变剑,时而又成枪;说起人物来,活灵活现,神采飞扬。

  眼下的意气风发与11年如一日的坚持不无关系。“气”,是发声的第一步,点一根蜡烛,离开一尺来远,不能把火苗吹灭,还得把火苗吹歪;练嘴皮子,墙上贴一张白纸,面对白纸反复练八、扒、怕、饱、表五个字,无论说多长时间,白纸上容不得星点唾沫……

  坚持也离不开天赋,刘德驻自认为算得上“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类人。大学期间,他获得全国推广普通话形象大使、全国相声表演一等奖、全省朗诵比赛一等奖等语言方面的小成绩;毕业后,他成为一名上市企业内训师,总结的获得掌声的技巧、开场四法等被制作成宣讲模板供全员学习……

  20世纪90年代末,奇志、大兵将北方相声与湖湘文化相结合,独树一帜的湖南方言相声火遍三湘。彼时,有点“飘飘然”的刘德驻思考着,如何在方言相声的环境中“特立独行”,坚持传统的北派相声。

  “年轻的相声演员要想成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拼命地演,到真正的市场上去摔打。”想获得试错机会,刘德驻与搭档李博搭伙跑场子,“笑工场青年相声俱乐部是每周三审节目,审核通过后周六正式演出,湘潭、长沙一周往返两三趟也乐此不疲。”

  2012年,自认为在湖南相声界“混出点名堂”的刘德驻决然辞去工作,回到湘潭老家组建相声园子“启乐坊”。少不更事让他一度陷入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窘境,“观众常常只有几个人,门票收入甚至无法支付场地租赁费用。”不到一年,“启乐坊”便进行封箱演出。

  好在,爱折腾的他也总能遇到贵人。2013年12月6日,在长沙陋园宾馆宴会大厅,湖南著名相声、快板表演艺术家芦克宁首次公开“摆知”,刘德驻正式成为“芦门弟子”。这一次,他更加谦卑,相声之外开始尝试当一名评书先生。

  见识过高朋满座,体会过空无一人,回望这11年,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人切忌满,以半趣心态,淡看人生波澜。2020年底,渐渐在长沙站稳脚跟的他,开设了第二个能说相声、讲评书的园子“半趣斋”,并将一些年轻人,周皓伦、崔智京、高能,以及来自湖南科技大学的“00后”新人蒋浩、朱玺霖收为徒弟,技艺倾囊相授。

  “其实,听故事的需求一直在。”刘德驻认为,随着郭德纲及《德云社》走红,评书、相声等传统地方曲艺艺术等来第二次发展机遇。

  二泉映月、赛马……这些耳熟能详的二胡曲目深深刻在众多中国人的记忆中,但二胡作为重要的民族乐器却越来越冷门。在好奇与爱好之外,还有多少年轻人愿意学呢?当我们讨论文化新国潮的复兴这个话题时,有人向记者推荐了她:梁煜。她是国家一级二胡艺术演奏家,如今又多了一个身份:拥有10万粉丝的网红。被网友称为长沙“二胡阿姨”的她,在网上开开心心地带起了徒弟。

  受父母的影响,6岁起,二胡就走入了梁煜的生活。运功、换把、换指……关于二胡的一切都使她沉醉其中。她曾师从湖南省高等音乐教育中最早的民族器乐专业教师、湖南师范大学音乐系教授周家澧,后成为国家一级二胡演员、湖南省花鼓戏剧院首席二胡演奏家,参与编排的作品《老表轶事》曾获第11届文华奖音乐创作奖。

  不过,热爱没能抵抗住现实的暴击。20世纪90年代初期,流行音乐逐渐兴起,二胡、扬琴等传统乐器演出邀请逐渐减少。为维持生计,梁煜甚至四处走穴贴补家用。如何让心爱的二胡重新让人喜欢并传承下去?“我要一辈子演奏二胡,要让这种传统乐器成为新潮流,让越来越多的人能爱上它。”有了这个想法,梁煜开始忙碌起来。在线下开展教学、四处表演宣传,但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微弱的,宣传力度不够,受众还是不多。

  2019年,梁煜注册了快手账号“悄悄妈二胡”,开始在线上线下联合教学。原本不熟悉网络的她从零学起,自费4000元购入了话筒、声卡、打光灯等专业的直播设备,从“网友”慢慢摸索成了“网红”。

  “我在线下就算每天开专场演出和教学,普及到的人可能最多也就百来人;但在线上开直播教学,最多的时候可以普及一两万人。”网络传播的力量让她备感惊喜,随着年轻粉丝的不断加入,她心爱的“国乐”终于“潮”了起来,一些线上粉丝慕名而来,真正成为了她的学生,这让梁煜欣慰不已。

  除了线上直播教学,梁煜也会在账号上发布自己的二胡演奏作品。她深知内容是需要不断地创新和改变的,想要跟上潮流,必须在经典上做创新,在内容上下功夫。为此,每拍一条视频,她都会穿上优雅的旗袍、化上精致的淡妆,选择最合适的拍摄地演奏,有时是《涛声依旧》的烈士公园年嘉湖,有时是《手拿碟儿敲起来》的都正街。

  除了教授二胡技巧,她还会听取粉丝意见,改编时下的流行歌曲。“我想让观众知道,二胡独奏不只有二泉映月和赛马,它也是可以时尚和有趣的。”

  “别提什么艺术家,能让年轻人喜欢和接受,我这个‘二胡阿姨’很高兴。”年过五旬的梁煜依然保持着高频的更新状态,在传播国乐的路上继续演奏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