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14岁少年的海上大冒险:用皮划艇跳岛航行5天 经历了海雾逆流和七级海风

2021年4月,年仅13岁的邓炼宇与父亲的相处时间却只有3个月了。肺癌,让他曾经爱好皮划艇,在海上乘风破浪的父亲,身体一天天垮了下去。

父亲离世后,邓炼宇郁郁寡欢。张胜是邓炼宇父亲的生前好友,他见状将邓炼宇从益阳带到珠海,学习皮划艇。经过两个月的学习,邓炼宇终于迎来了他的第一次长航。

记者见到邓炼宇时,身形消瘦的他肤色黝黑,手臂部分地方有些脱皮,明显可见暴晒过的痕迹,脸上透露出长途跋涉后的疲惫感。

6月20日,刚过完14岁生日的他迎来一份特别礼物——他要同其他7名资深探险者一起,各自划皮划艇出航,在浙江舟山海域进行一场长93公里、持续整整5天的海上跳岛航行。这是不少探险爱好者都梦寐以求,同时也难以完成的航海经历。

最初两天,邓炼宇多次询问领队张胜:“如果我划不动了你会拉我吗?”张胜回答:“会,但会确认你是不是真的无法再自己划行。”此后三天,渐渐适应的邓炼宇再未有过动摇,而且在七级海风、逆风逆流等险境中流露出张胜意料之外的冷静。

邓炼宇的父亲是张胜多年的好友,也是张胜目前所在的海洋皮划艇探险队的创始成员之一。2021年4月,邓炼宇的父亲被诊断出肺癌,并在短短3个月后病逝。

面对父亲的离世,年少的邓炼宇起初有些不知所措,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密密麻麻的酸楚才慢慢从心底涌上来。今年3月,他被诊断为轻度抑郁,和母亲、老师沟通后,正读初二的他办理了休学。

张胜看到好友离世后,邓炼宇一时难以走出低落的情绪,于是哄着他来珠海。对心理学和教育有所涉猎的张胜一边辅导邓炼宇的功课,一边带着他进行皮划艇训练。起初,邓炼宇对皮划艇根本提不起兴趣,“很无聊,海面上很多时候风景都是一样的”。

回忆起当时的心情,邓炼宇思考了一下说道:“但它其实很磨人的心性,如果克服了面对大海的那种恐惧感,你待在海面上会很舒服。”经过2个月的皮划艇和攀岩训练,邓炼宇整个人变得阳光开朗起来。

张胜虽然也希望能借机让他见识一下大海,但对他能否完成航行并没有把握。在出发前的一周训练里,邓炼宇和成年人一样认真完成搬艇、翻艇救援、整理装备等训练项目。最终的航前会议上,他得到一致认可,被接纳为正式队员参加此次长航。

“我最没想到的是,出航居然要带煤气罐!”聊到装备时,邓炼宇至今都忘不了当时的震惊。原来大家计划夜晚在岛上露营时吃火锅,除了煤气罐,还带了七八包火锅底料,甚至还准备了煮咖啡用的器具。这些“硬件”都放在了邓炼宇的皮划艇里,大家把接下来的“好日子”都托付给了他。

据张胜介绍,每年6月和10月是舟山海域航行的最好季节,这次长航计划从舟山普陀区白沙岛出发,经葫芦岛、长涂岛、西寨岛、小板岛、黄兴岛、庙子湖岛,最后到达青浜岛。

当天8人各自划艇,从白沙岛出发前往葫芦岛,而体力较弱的邓炼宇掉队了。“其他队员快到目的地时,我还只划了一半(里程)。”他很焦急,但他能做的只有埋头划船。好在,葫芦岛热情的渔民为他做了一顿热饭,炊烟暂且抚慰了精疲力竭的邓炼宇。

航行进入第二天,邓炼宇最大的感觉就是“累”,这天的航行里程最长,这天也是全队进入无人区海域的日子。张胜称当天海上出现了大雾,途中需要反复停下来辨别位置,稍不留神就容易迷失方向,“成年人都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

行进到最后几公里时,邓炼宇和张胜商量,可不可以拖自己一程,他太疲惫了。张胜说可以拖,但得他确实划不动才行。随后张胜便一直在邓炼宇旁边鼓励,最后他终于靠自己登了岛。

“前两个晚上他都是帐篷一搭好就睡着,特别累,”张胜回忆道,“到第三天就明显适应了,也没再提过拖艇协助的请求。”

第三天,团队遇到一片逆风逆流的水域。“这种情况很痛苦,因为你可能用了浑身的力气去划,但你看旁边的山,发现自己其实还后退了一点。”邓炼宇说道。

即便万般小心,意外还是出现了。邓炼宇回忆,领队张胜和一名队员率先登岛,他和另一名队员王豆豆紧跟其后。但先登岛的那名队员因一时疏忽让自己的船漂走了,而张胜得去找落在后头的四名队员,船只能由邓炼宇和王豆豆拖回来,不然它会因逆风逆流迅速漂远。

“王豆豆划到那艘船前,取出绳包扔到船头,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个绳包拴到王豆豆的船尾。但海水逆流,船也不停地抖动,而漂着的那艘船还不断撞上我的船。其实我已经系得很快了,大概只花了一分钟,但这时我们已经又往后退了10多米。”邓炼宇对当时的险境难以忘怀。当时邓炼宇还不知道,第四天还有另一场挑战等待着他。

第四天,团队在到达小板岛海神庙前遇到了七级海风。“当时我们准备通过一个洞口去海神庙那边避风,但因为它连接了两个洋面,洞口风很大,两边的浪都在这里集中。其实我们第一次想通过时,感觉压力太大放弃了,等了两个小时才敢再次尝试。”张胜说道。

这次经过洞口时,另一名队员的船离邓炼宇的船很近,结果途中因没控制好撞到了,导致邓炼宇的船转了半个圈。

“我们当时都准备好去救援了,觉得他会翻船,但没想到他把船倒着划出来了。这对于他来讲是个创举,因为我们都没有教过他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倒着划船。”张胜说道。

张胜后来偷偷地问邓炼宇,当时害不害怕。“他说怕,我说那你看起来很冷静啊。他说我确实很怕,但我也想过了,怕解决不了问题,我只能专注于自己的每一个动作。”

“他最后一天还是翻船了,但我们都觉得他是故意的,想要泡泡水。据我观察,他一点都不恐惧。”张胜笑道。

有一天在岸边,邓炼宇和队员捡到了一条深海鱼。“它有舌头,还有牙齿。我们把它吃了,我把它的牙齿留了下来。”

他发现如果见到海鸥,就意味着进入安全地带。除了海鸥,邓炼宇还见到了飞鱼,“一种带翅膀的小鱼,突然从水面钻出来”。

他还经常受到海豚的“惊吓”,有时它们突然成群结队地出现在船边,又一下溜走。邓炼宇说:“虽然碰到过很多次,但一回都没摸到。我也不可能一直把手放水里等它们来吧?”张胜还笑邓炼宇常常想模仿它们的声音:“他就在那里提高音调‘啊’一阵,他自己说这是海豚音。”

不过邓炼宇也有一些起鸡皮疙瘩的经历——他有时会手痒去戳海上漂浮的垃圾,有一回碰到的垃圾上有很多蠕动的小虫子,有较大的黑虫,也有像米粒一样大的白虫,有一条还爬上了他的手。

在张胜心里,这次出航经历对邓炼宇来说是一次“赋能”,身体和精神层面都是。它也让他更明白如何去体谅他人的处境、和他人互相援助,并通过岛上物资有限的情况去体会资源的珍贵。而对于邓炼宇自己,这些“意义”似乎还没来得那么快、那么明朗。他觉得自己只是完成了一项挑战,增加了一项技能和很多有趣的知识,而且比两个月前的自己更有力量。

记者问到之后会不会想继续皮划艇这项运动,邓炼宇表示会想继续接触,但还是作为爱好。“如果可以的话,我以后想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