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肖战的演技(之九):最怕演员会唱歌(下篇)

肖战的演技(之五):残缺还近于完美的《王牌部队》(下篇:演员的二次创作)

肖战的演技(之八):最怕演员会唱歌(上篇:最温馨的唱歌类综艺节目《我们的歌》第一季)

前面的“之八”(上篇)是专门介绍肖战在《我们的歌》第一季里唱的歌,在这综艺节目之外,他当然也唱过很多别的歌,这里的“下篇”就是精选其中的一些。顺序是按我喜欢的程度由高到低排,兼顾考虑不同类型的代表作。篇幅所限,这里只列出精选的歌曲,没有入选不等于我不喜欢,也不等于不好。

一般认为最适合肖战的是情歌,但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他唱轻摇滚的歌。《我们的歌》第一季里就与那英合唱过《完美生活》,而要论演唱(表演+唱)最好的还得数2021年在北京卫视的春晚里与黑豹乐队合作的《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肖战的表演舞台,很多时候反而“饭拍”(又称“直拍”)的效果更好。(“饭”就是粉丝,是fans的另一种音译。饭拍是指现场的粉丝拍摄的版本,镜头会一直跟着歌手本人,不像官方版本会把另外的合唱者、观众席、整体舞台的镜头剪进去,也就是有“运镜”。)这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有时官方的运镜不好,镜头切来切去,反而漏掉了一些精彩的瞬间。其二是官方会修音,本来目的是将现场的噪音降噪,却反而将歌手的一些声音特质给修没了;饭拍不修音,直接录入现场的所有声音,只要摄录者旁边的观众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造成严重干扰,歌手的声音会更加真实生动。不过这首《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我感觉官方版本比饭拍好,运镜很出色,音响也很好。

本系列文章之前就已经不止一次地说过,肖战进入娱乐圈的初衷本来是想唱歌,却发现很难有唱歌的机会,于是转型演戏,反而因此增加了不少唱歌的机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拍一部戏至少能唱一首OST,即使他不是主角。如演《哦,我的皇帝陛下》就唱了他所演的北堂墨染的角色曲《踩影子》。演《陈情令》就唱了片尾曲《无羁》,此剧爆红后又新增了一首他所演的魏无羡的角色曲《曲尽陈情》。演《庆余年》就唱了片尾曲《余年》。演《斗罗大陆》就唱了插曲《策马正少年》。演《余生请多指教》就唱了主题曲《余生请多指教》和片尾曲《最幸运的幸运》。演《王牌部队》就唱了片尾曲《我们曾经在一起》……。

肖战在《庆余年》一剧中其实只演了一个戏份很少的小角色言冰云,出场时长总共就一个多小时(接拍此剧时他还没红,拍摄时间与《陈情令》差不多同期),却唱了片尾曲《余年》,在我看来还是迄今为止他唱过的影视OST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余年》很有特色,其一在于它是非常典型的古风曲,只有中国古代音乐的五调(众所周知,西方或现代音乐是七音);其二在于它非常非常难唱,音调一直在不停地高低起伏转折,音域不够广的人唱得了高音到低音部分就唱不下去、唱得了低音到高音部分就唱不上去,而各种堪称急转弯的变调也造成在唱的过程中很容易跑调,所以这是一首极其考验唱功的高难度歌曲。这种特色,决定了这首歌其实很不适合在舞台上进行现场表演,因为很容易会跑调翻车。在录音室唱能重复地唱,直到唱出一个比较完美的版本,实在唱不出足够完美的版本也可以修音,把瑕疵用技术手段去掉。当然,不少艺人会选择在舞台现场表演里假唱——对于什么是假唱,有狭义与广义两种定义。前者是播放录音室版本,只张嘴对口型,这是彻底的假唱,因为其实根本没唱出声音来,属于狭义的假唱。后者是有事先录好的垫音,在舞台上小小声地唱,一方面有垫音带着不至于严重跑调,另一方面即使跑调了声音不大也会被正确的垫音掩盖,这叫“半开麦”,属于广义的假唱。但肖战从不假唱,一直都是坚持全开麦。有一次在央视录制唱歌舞台节目就很明显,导演中途突然喊停,音乐停了,肖战一时收不住还唱了一段,一下子就变成了清唱,这证明了他不假唱,连半开麦也不是。

就是这么一首非常不适合舞台现场演唱的《余年》,肖战却前后唱了四次之多:第一次是2019年12月28日在腾讯视频的“星光大赏”上演唱,第二次是仅仅3天后的东方卫视跨年晚会,第三次是2020年1月18日“阅文盛典”。这三次在时间上相隔很短,才20来天。第四次是一年后的2021年1月的爱奇艺“尖叫之夜”。第一次的表演堪称灾难,很明显的跑调。究其缘故,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出在腾讯视频居然连排练都没有,直接把人拉上去就开唱,现场的音效还很差,造成肖战当时的准备严重不足,还是要唱难度那么高的歌曲——顺便说一句,腾讯视频搞现场舞台经常出灾难性事故,不是死亡打光就是音效奇差,各种不专业,实在对不起它在业内的地位。但舆论当然不会把重点放在腾讯视频的不专业上,而是各种嘲笑讥讽肖战的唱功。换了别人,心理脆弱一点的大概都会产生阴影了,不敢再唱这首歌;就算心理不脆弱,理智地衡量也会觉得这种难度的歌实在不适合在舞台上现场表演,换歌其实也很合理,算不上是畏难而退。可肖战面对这些铺天盖地的嘲笑讥讽不作任何语言上的回应,只是默默地在20天之内又在别的舞台上把这首歌再反复唱了两次,一次比一次明显地进步,到阅文盛典那一次效果之好已达到与录音室版本(电视剧的MV版)不相上下的水平,用行动让嘲讽者闭嘴。这个“花絮”很能反映肖战是一个“外和内刚”的人,很符合中国传统思想(无论是儒家还是道家)的典范。没想到的,是第四次唱《余年》,还能更好!这次与前三次事隔一年,跟以前是要证明自己而倔强地一次又一次反复唱同一首歌应该是完全不同的心思了,估计是因为爱奇艺有《庆余年》的版权,也就有《余年》这首歌的版权,在它的舞台上表演当时也就只有唱这首歌,爱奇艺才不需要额外付版权费(那时《王牌部队》还没播出,不可能唱《王牌部队》的OST)。

这一次的现场演唱比第三次的“阅文盛典”还更好。如果说“阅文盛典”那次是达到了与录音室版不相上下的水平,这一次甚至是超过录音室版的水平(我见过有一个形容是“吞CD的水平”)。好在哪里呢?以我的理解,这样高难度的歌唱得稳定、音准就不用说了,更难得的是肖战唱得“举重若轻”。不少唱功厉害的专业歌手也会专门挑战高难度的歌曲来“炫技”,肖战唱这种高难度的歌曲(包括但不限于《余年》)却不会予人以“炫技”的感觉,反而是让人听着觉得不难、甚至会产生一种“我也能”的错觉(当然,一试着跟唱就会发现那个让自己泪流满面的真相)。他是唱得让听众感觉很舒服,而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歌曲的难度很高、他的技术很NB之上。但这才是歌曲的真谛啊!听歌是为了听众与歌者产生感情上的共鸣,从而享受到艺术的美感,而不是被技巧这类形式喧宾夺主。我见过一个博主评论某著名歌手,说他的歌“像奶油,初听惊为天人,多听几首容易腻”。这歌手的特点有二:声线甜美如天籁之音;在高音方面的技巧能达到很高难度,据说是专门去乌克兰学过的,是专业级的水平。但为什么听多了却会腻呢?我觉得原因就是他的技巧大于所有其它,连天生的好嗓子也过度用于技巧之上,听众感觉他是在“炫技”而不是在唱歌,虽然初听会被技巧之高所震惊,但听多了之后也就麻木了,不能引起感情共鸣的是精密的机器在唱歌,而不是人在唱歌。也就是说,唱歌不是不需要技术,而是技术是辅助而非主体,隐藏得不露声色、不抢风头的技术才是真正最好的技术。一言以蔽之,就是要“举重若轻”!

事实上,肖战这一场在爱奇艺唱《余年》的表演传播很广,通过上传到youtube而在海外也受到关注。有一名澳洲某电视台的主持人就评论过这个舞台——

这评论里的“dignity in style”,我认为就是在用英文表达我用“举重若轻”这个中文词所要表达的感受。语言不能共通,但音乐是共通的语言,听不懂中文歌词的外国人也有与我们一样的感受。

“之八”也介绍过肖战在《我们的歌》第一季里唱过的一首全英文的歌曲,在这个综艺之外,还有一首为宣传冬奥会而唱的《Something just like this》最具代表性。这首歌肖战咬字用力、不连读的唱法其实是遵从原唱,这种代表国家面向全世界的场合,最好就是现在这样跟随原唱,不另搞一套突出自己的个人风格。看过《我们的歌》第一季里他唱的《Faded》就不会误以为这种咬字用力、不连读的唱法是他通常的风格。

说起为冬奥会宣传而唱的歌,其实除了这首翻唱,还有一首原创的《冬梦》也很好听,在这里也一并推荐了。我索性找了一个“反应视频”:。所谓“反应视频”(reaction视频)是指B站的一些up主录制的自己看节目的过程中现场作出反应的视频,最真实的反应视频应该是第一次看就录下反应,因为这是第一反应,最真实。不过最真实不一定等于有质量,我认为有质量的反应视频应该是要有up主自己的言之有物的评论,用这个标准衡量,B站上做反应视频的up主虽多,但既真实又有质量的还真不多。看这种有质量的反应视频的乐趣之大,不下于看原版节目。

肖战有一个外号叫“治愈系顶流”,娱乐圈的营销号报道他的瓜时,为免负责,往往不会直接提名字,而是用一些指代的称呼,明眼人看到就知道是在说他,这是其中一个常用的代称。这个外号最早应该是源于肖战的笑容很有治愈人心的感染力。本系列文章的“之三”谈到《陈情令》时说过肖战有“最会哭的男演员”之称,其实他还有“最会笑的男演员”之称,以至于有这么个说法:肖战一哭,你会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他;肖战一笑,你会觉得与全世界都和解了。后来这个“治愈系”的形容扩展到也涵盖了他唱的这类歌曲:温暖人心、予人以阳光与力量之感。这类歌很适合在情绪低落或身心疲惫时听,听完就会有一种“阳光普照、满血复活”的感觉。

在这类歌曲中,我选了两首作为代表作,一首是激励振奋的风格,是《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另一首则是温柔抚慰的风格,是《异乡人》。

肖战唱《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也是反复唱了两次,第一次是2020年12月在腾讯视频的一个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总决赛上作为表演嘉宾演唱,第二次是2021年在东方卫视的春晚上的演唱。之所以又反复唱,还是因为腾讯视频那一次又又又又……出音响问题了!那舞台的音效之差,被戏称是“全损音质”(麦克风的声音太小而伴奏的声音却太大,还有很多杂音)。于是肖战在两个月后的东方卫视春晚上再唱一次,让大家能听清楚。以舞台效果而论,两次各有所长;而如果撇开音响设备造成的问题不论,第一次唱得更有力量感,第二次则唱得比较温柔,风格略有不同,也是各有所长。我在B站上找了一个将这两个舞台剪辑到一起的视频(),穿黑底星星图案衣服的是第一次,穿白底黑边衣服(被称为“海神装”)的是第二次,而声音当然是取自没有音效问题的第二次,算是尽可能把两次舞台的优点在一个视频里都综合起来了。

《异乡人》也在B站找了又真实又有质量的“反应视频”()。这首歌开唱之前还有一个肖战与家人手机视频对话、然后面向观众述说的片段,很多这首歌的视频是裁去的,我特意找了有保留前面这个片段的视频,因为我觉得那个片段也很有意思。一方面是再次表现肖战是带着演技来唱歌的特点,另一方面那段面向观众的述说也是再次反映为什么他会有“采访粉”的存在。这是2021年东方卫视春晚里的节目,当时出于防疫的需要,有着众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各大城市的政府都呼吁“就地过年”,这一段面向观众的述说显然是为了配合政府做这个宣传而添加的。但这么一段述说的内容不是着重于防疫这种一时的宣传,而是着重于“他乡有了同事朋友也能成为新的故乡”,一下子大大地拔高了境界、拓大了格局,就算脱离了那个特殊时期也依然很能引起共鸣,说得真是太好了!而且肖战把这首歌唱出了自己的风格,原唱李健唱得沧桑,他是唱得温柔,都引人泪下,而他的版本更偏于治愈的效果。

曾有一个颇有名气的导演评价肖战是“正小生”,不少人也形容他长了一张“国泰民安脸”。这放在唱歌的领域,就是很适合唱红歌。

什么是“红歌”?百度了一下,定义是“赞扬和歌颂革命和祖国的歌曲”。按这个定义,红歌应该有狭义和广义两种。狭义的红歌是传统意义上的红色歌曲,广义的红歌应该是只要符合上述定义、即使不是传统歌曲、具有正能量的歌曲也算是。我就按这两种定义分别选了两个视频。

按狭义的定义,我选了《我的中国心》MV版和《我们都是追梦人》户外现场表演版两首歌合在一起的“反应视频”,而且后一首歌用的不是官方版,而是“饭拍”版,因为后者其实拍得更好(除了手有点抖导致镜头比较晃这个缺点之外):

按广义的定义,我选的是2021年在大同与成龙合唱的原创新曲《中华力量》,属于歌颂祖国的主题。这个舞台也是户外的现场表演,当时很冷,温度低至零下几度,却唱出了热血沸腾的效果,曲词皆佳。

正如“上篇”说《我们的歌》第一季那样,肖战还有很多很好听的歌,但不可能都在这里全部一一列举,只分类展示了上述这些我认为最具有代表性的。

肯定会有人提出各种疑问,比如:为什么没有《光点》这首肖战到目前为止唯一发行的单曲?为什么肖战在2020年腾讯视频“星光大赏”上唱《最幸运的幸运》、带来“八秒红海”这轰动一时堪可载入内娱史册的舞台没有入选?没有《光点》是因为它没有在舞台上演唱过,这个系列文章着重的是分析肖战的演技,最近这两篇讲他的唱歌也是从这个方面入手,所以都是他的舞台“演唱”,不仅要有唱,还要有演。至于“八秒红海”的事迹确实很感人,却也正因为太感人了,当时肖战在台上有片刻是差点要哭出来、至少是哽咽了,无可避免影响了他的演唱,唱得不是很稳。我这里选的舞台表演,更注重呈现出来的客观效果,而不是背后的故事——虽然这两篇也会讲一些背后的故事,如“上篇”讲《我们的歌》第一季里《被风吹过的夏天》的失误、本“下篇”讲四次《余年》的舞台演唱,但这是在表演效果良好的前提下讲背后的故事,或锦上添花,或深化对台上表演的理解(我认为《被风吹过的夏天》的失误反而是天作之美,效果是好的,而且那是那英的失误,不是肖战的,不影响本系列文章的主角。比如前面刚刚展示的《中华力量》里成龙唱到后面也有失误,跟不上节奏,有点跑调,但肖战没有失误,而且特意唱得更大声帮前辈掩盖)。总之,那次“星光大赏”的舞台其实我自己也很喜欢,会不时地找不同的版本反复重刷,但重点是看“八秒红海”,而不是看唱歌表演,与本文的主题关系就不是很密切了,不宜放在本文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