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法国“黄马甲”运动的深层原因与未来走向

近期,法国接连三周发生大规模的“黄马甲”街头抗议运动,仅首轮运动便有超过余人受伤,最近一次抗议示威更是恶化为骚乱。抗议队伍中夹杂了许多只为发泄负面情绪的暴徒,导致巴黎最繁华街区的名胜、商店惨遭烧,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卢浮宫等无一幸免,让人不禁联想到年席卷英国的大规模民粹主义烧暴动。法国有媒体称之为半世纪后的“五月风暴”再现,将“黄马甲”运动比作

就该事件本身而言,“抗议上调燃油税”仅仅是导火索而已,长期积压的社会矛盾集中反弹才是“黄马甲”运动的本因。不难发现,随着运动的深入,学生群体、工人群体、职工群体等各方势力都陆续加入到游行队伍,抗议口号也从单纯的抗议油价过高演变成针对生活成本、医疗、教育和退休制度等诸多改革措施的不满,甚至直指“反对马克龙改革计划”、“富人总统马克龙下台”。

首先,过高的税赋使得法国民众不堪重负。据经合组织(OECD)数据,2017年34个发达国家成员国整体平均政府税收相当于GDP的34.2%,是1965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位,其中法国税收收入占GDP比重升至46.2%,超过丹麦成为发达国家群体中税负最高的国家。同时,法国普遍失业率高达9%,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更是翻番。巨额的税负、低迷的经济、高企的失业率,种种社会问题总爆发酿成了席卷全国的“黄马甲”运动。

其次,法国的社保体系危如累卵,逆“民心”而发的改革势在必行。事实上,从萨科齐时代延迟退休制度的改革伊始,到奥朗德修改《劳工法》的努力,再到马克龙的一揽子改革措施——几任法国总统都在为他们前任不负责任的政治遗产买单:如,法国退休年龄为60岁,属全欧盟最低;希拉克时期将每周40小时工时制修改为35小时;1960年代的“婴儿潮”在2020年后将开启大规模退休潮……斑斑史驳无不危及整个法国社保体系,如不改革,可能未来面临破产风险,而改革必然触及大部分民众利益,导致群体性反弹。

最后,马克龙总统自身原因。对马克龙而言,内政改革不彰与外交左右逢源形成鲜明对比,以至于“支持多边主义”、“带头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和“推动欧盟一体化和自主化”这几项外交策略俨然已成为马克龙无法让步的“政治正确”,进而导致他宁愿将施政压力加于法国国民的头上也不愿在上述外交原则上让步。

第一,纵向延伸,即时间上的持续。虽然马克龙政府已决定彻底取消在2019年上涨燃油税的计划,但“黄马甲”运动恐仍将出现反复。原因很简单,民粹主义者本就希望借暴动表达一揽子反对改革的政治诉求,而马克龙的妥协恰恰给了示威者继续闹下去的理由——既然游行可以逼政府在燃油税上让步,那么便有望用同样方式逼迫后者在更多改革领域做出妥协,这样法国改革的很多深水区都可能逐步沦陷。

第二,横向延伸,即空间上的拓展。有消息称,意大利、比利时、希腊、荷兰、德国等其他欧洲国家已开始陆续出现类似的社运苗头,游行者俱身着黄色马甲衫。众所周知,法国是欧洲孕育社会革命的摇篮,当年的“五月风暴”除横扫法国外也在整个欧洲范围内掀起不小波澜。加之欧洲右翼势力崛起的风头正盛,以及特朗普政府“拆分”欧洲的企图(特朗普不止一次鼓动马克龙脱欧,其前“国师”班农更是在布鲁塞尔成立了NGO专门负责培训欧洲的脱欧组织),这次“黄马甲”运动目前是强弩之末还是星星之火尤未可知。

第三,“黄马甲”会否可能演化为马克龙的执政危机?运动的核心口号之一就是呼吁马克龙下台,而后者的支持率已经由刚上台的66%骤降到可怜的23%。更有甚者,其他反对党都在跃跃欲试,如极左政党“不屈法国”、法国和社会党6日同意讨论向马克龙政府发动不信任投票;在给马克龙拆台这件事上,极右党领导人勒庞也是跃跃欲试。不排除反对党利用“黄马甲”运动煽动群情“逼宫”马克龙的可能性。(作者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